2345天气预报 门户 长春新闻 查看内容

【柳海平被炸死惨照】揭密段义和爆炸案原因

2018-4-9 18:5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23| 评论: 0

摘要: 摘要: 济南爆炸案是一个负面典型,有剖析的价值,有警示的意义。这起爆炸案在48小时内侦破,创造了爆炸案件破案奇迹。记者在济南等地追踪调查采访十多天,力图还原这起引人关注的爆炸案。8月9日,一位副省级官员导演的、 ...
摘要: 济南爆炸案是一个负面典型,有剖析的价值,有警示的意义。这起爆炸案在48小时内侦破,创造了爆炸案件破案奇迹。记者在济南等地追踪调查采访十多天,力图还原这起引人关注的爆炸案。8月9日,一位副省级官员导演的、震惊全 ...

济南爆炸案是一个负面典型,有剖析的价值,有警示的意义。这起爆炸案在48小时内侦破,创造了爆炸案件破案奇迹。记者在济南等地追踪调查采访十多天,力图还原这起引人关注的爆炸案。

8月9日,一位副省级官员导演的、震惊全国的济南79爆炸案一审有果:山东省淄博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决,以爆炸罪判处段义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五年;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爆炸罪判处陈志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爆炸罪判处陈常兵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61岁的山东省济南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段义和(副省级)的仕途可以用一帆风顺来概括。从副处晋升到副省级,他用了17年时间。在段义和的家乡山东省齐河县,他的威望很高,目前在职的省部级干部中,家是齐河县的共有两个,段义和是其一,家乡人都以他为榜样。齐河县一位官员告诉记者说,济南与齐河县一河之隔,段义和为家乡办了一些好事,当地老百姓都很感激他。

段义和是齐河县潘店镇李营村人,村党支部***告诉记者说:段义和每次回家,车过了村头的小桥就让司机开车走,他自己下车步行,碰见乡亲们就拉家常,没有一个小时,他到不了家。他每次回家,村里就像过年一样热闹。

与在外的威望相反,段义和在今年31岁的情妇柳海平面前却判若两人。特别是柳海平2006年4月份离婚后,又缠着段义和在济南如意苑小区给她购买了一套130多平方米的住房和一辆刚刚上市的浅蓝色广州本田思迪轿车(段义和共支付了80余万元),让段义和感觉这个小情人的胃口越来越大。

情人对钱财的不断追逐让段义和感觉是个无底洞,恰在这个时候,柳海平又多次提出要和段义和结婚,这让段感到了真正的威胁。一位知情人说,柳海平两年前结婚是因为段义和,当时闹得沸沸扬扬,为了维护段义和的形象,柳海平匆忙找了个医生嫁掉了;这次离婚也是因为段义和,柳海平结婚后照常与段义和保持性关系,丈夫发现后断然离了婚。

至于柳海平婚姻期间生的孩子,柳海平说是段义和的,而段义和认为是柳海平丈夫的,两人还为此多次争吵。

离婚后的柳海平独居在段义和给她购买的130平方米的房子里,一般是晚上10点以后,段义和才来这里和她幽会,早上匆匆离去。柳海平厌倦了这种偷偷摸摸的生活,她要正大光明地嫁给段义和,而从一开始,段义和就没有和她结婚的打算。

因为段义和与妻子既是青梅竹马,又是患难夫妻,两人同是齐河县潘店镇人,两家相距不到两公里,当年两人一同考上的西安交通大学。据济南如意苑小区的保安介绍:柳海平的房子只有柳海平一人居住,她人长得漂亮,但车开得比较慢。经小区岗楼的时候,我们经常打招呼。

当段义和明确告诉柳海平不能和她结婚后,柳海平向段义和索要100万元补偿费,并到有关部门告了段义和一状,有关领导找段义和谈了一次话,让段处理好与柳海平的关系,不要影响工作和家庭。这次事件后,段义和决定要与柳海平彻底分手。

段义和要分手,而柳海平却认为段义和是要抛弃她,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从这时候开始,段义和萌生了致残或杀死柳海平的犯罪动机,他曾对一位好友流露出要摆平那个忘恩负义的女人的想法,因为那个女人知道得太多了,又不识好歹。

柳海平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她发现了段义和的异常情况后,就给父母悄悄留话说,如果我遭遇不测,就是段义和干的!柳海平生于河北省馆陶县农村,被害前是济南市国土资源局机关党委正科级干部,兼任局机关团总支副***。从1994年段、柳二人相识,并发展成情人关系,到2007年7月9日发生爆炸案,时间长达13年。

有据可查的是,段义和为其情妇在济南购买了4套商品房,2辆小汽车,另外还有100万元零花钱,并把其情妇的父母由无业人员照顾为济南市的国家干部,还办理了退休手续,情妇的妹妹也成了济南市某机关的公务员。

1994年2月,已担任山东省电子工业局党委***、副局长的段义和,被组织上派往聊城地区,挂职担任聊城地委副***,时间两年。由于段是只身一人前往聊城,地委办公室让段义和住在聊城县委招待所一个豪华套间里,并让招待所派专人照顾,当时年仅18岁的柳海平被指定为段义和的专职服务员。当时段义和48岁,比柳海平大整整30岁。

后来有人发现,宾馆的这个服务员服务到了段义和的床上,就有领导找段义和谈话,结果挂职时间没到,段义和就回济南了。当时柳海平还是农村户口,段义和把她转为城镇户口后,又帮她办理了招工手续,安排在聊城某电子集团上班。回济南后,段义和继续担任电子工业局党委***、副局长。不久,段义和就想办法把柳海平调往电子工业局下属的劳动服务公司,并在济南为柳海平购置了一套住房,过起了家外有家的生活。

1997年底,段义和调任济南市委副***,并兼任济南市委组织部部长,官至正厅。于是柳海平先是由一家工厂调往济南某街道办事处,由工厂工人变成了街道干部,然后又由街道干部调往济南市财政局,成了国家公务员。在为情妇调整工作的同时,应情妇的要求,又给柳海平购置了一套住房和一辆小汽车,并把情妇的父母和妹妹从农村接到济南居住。


济南爆炸案是一个负面典型,有剖析的价值,有警示的意义。这起爆炸案在48小时内侦破,创造了爆炸案件破案奇迹。记者在济南等地追踪调查采访十多天,力图还原这起引人关注的爆炸案。

8月9日,一位副省级官员导演的、震惊全国的济南79爆炸案一审有果:山东省淄博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决,以爆炸罪判处段义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五年;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爆炸罪判处陈志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爆炸罪判处陈常兵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61岁的山东省济南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段义和(副省级)的仕途可以用一帆风顺来概括。从副处晋升到副省级,他用了17年时间。在段义和的家乡山东省齐河县,他的威望很高,目前在职的省部级干部中,家是齐河县的共有两个,段义和是其一,家乡人都以他为榜样。齐河县一位官员告诉记者说,济南与齐河县一河之隔,段义和为家乡办了一些好事,当地老百姓都很感激他。

段义和是齐河县潘店镇李营村人,村党支部***告诉记者说:段义和每次回家,车过了村头的小桥就让司机开车走,他自己下车步行,碰见乡亲们就拉家常,没有一个小时,他到不了家。他每次回家,村里就像过年一样热闹。

与在外的威望相反,段义和在今年31岁的情妇柳海平面前却判若两人。特别是柳海平2006年4月份离婚后,又缠着段义和在济南如意苑小区给她购买了一套130多平方米的住房和一辆刚刚上市的浅蓝色广州本田思迪轿车(段义和共支付了80余万元),让段义和感觉这个小情人的胃口越来越大。

情人对钱财的不断追逐让段义和感觉是个无底洞,恰在这个时候,柳海平又多次提出要和段义和结婚,这让段感到了真正的威胁。一位知情人说,柳海平两年前结婚是因为段义和,当时闹得沸沸扬扬,为了维护段义和的形象,柳海平匆忙找了个医生嫁掉了;这次离婚也是因为段义和,柳海平结婚后照常与段义和保持性关系,丈夫发现后断然离了婚。

至于柳海平婚姻期间生的孩子,柳海平说是段义和的,而段义和认为是柳海平丈夫的,两人还为此多次争吵。

离婚后的柳海平独居在段义和给她购买的130平方米的房子里,一般是晚上10点以后,段义和才来这里和她幽会,早上匆匆离去。柳海平厌倦了这种偷偷摸摸的生活,她要正大光明地嫁给段义和,而从一开始,段义和就没有和她结婚的打算。

因为段义和与妻子既是青梅竹马,又是患难夫妻,两人同是齐河县潘店镇人,两家相距不到两公里,当年两人一同考上的西安交通大学。据济南如意苑小区的保安介绍:柳海平的房子只有柳海平一人居住,她人长得漂亮,但车开得比较慢。经小区岗楼的时候,我们经常打招呼。

当段义和明确告诉柳海平不能和她结婚后,柳海平向段义和索要100万元补偿费,并到有关部门告了段义和一状,有关领导找段义和谈了一次话,让段处理好与柳海平的关系,不要影响工作和家庭。这次事件后,段义和决定要与柳海平彻底分手。

段义和要分手,而柳海平却认为段义和是要抛弃她,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从这时候开始,段义和萌生了致残或杀死柳海平的犯罪动机,他曾对一位好友流露出要摆平那个忘恩负义的女人的想法,因为那个女人知道得太多了,又不识好歹。

柳海平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她发现了段义和的异常情况后,就给父母悄悄留话说,如果我遭遇不测,就是段义和干的!柳海平生于河北省馆陶县农村,被害前是济南市国土资源局机关党委正科级干部,兼任局机关团总支副***。从1994年段、柳二人相识,并发展成情人关系,到2007年7月9日发生爆炸案,时间长达13年。

有据可查的是,段义和为其情妇在济南购买了4套商品房,2辆小汽车,另外还有100万元零花钱,并把其情妇的父母由无业人员照顾为济南市的国家干部,还办理了退休手续,情妇的妹妹也成了济南市某机关的公务员。

1994年2月,已担任山东省电子工业局党委***、副局长的段义和,被组织上派往聊城地区,挂职担任聊城地委副***,时间两年。由于段是只身一人前往聊城,地委办公室让段义和住在聊城县委招待所一个豪华套间里,并让招待所派专人照顾,当时年仅18岁的柳海平被指定为段义和的专职服务员。当时段义和48岁,比柳海平大整整30岁。

后来有人发现,宾馆的这个服务员服务到了段义和的床上,就有领导找段义和谈话,结果挂职时间没到,段义和就回济南了。当时柳海平还是农村户口,段义和把她转为城镇户口后,又帮她办理了招工手续,安排在聊城某电子集团上班。回济南后,段义和继续担任电子工业局党委***、副局长。不久,段义和就想办法把柳海平调往电子工业局下属的劳动服务公司,并在济南为柳海平购置了一套住房,过起了家外有家的生活。

1997年底,段义和调任济南市委副***,并兼任济南市委组织部部长,官至正厅。于是柳海平先是由一家工厂调往济南某街道办事处,由工厂工人变成了街道干部,然后又由街道干部调往济南市财政局,成了国家公务员。在为情妇调整工作的同时,应情妇的要求,又给柳海平购置了一套住房和一辆小汽车,并把情妇的父母和妹妹从农村接到济南居住。


陈志就让陈常兵驾车绕道来到柳海平回家必经的建设路附近等候,他们把车停在济南市工商局院墙边上,陈志坐在车上没下来,让陈常兵下车查看,看到柳的车过来就打电话告诉他。

从建设路拐弯到如意苑小区,有不到500米的路程,路两旁有卖水果的小商贩,有修鞋的、配钥匙的、卖报纸的,还有在大树底下打扑克、下象棋的,陈常兵下车后看见一个老太太坐在树下乘凉,就问,前面是如意苑小区吗?陈常兵十分慌张的神情,加上外地口音,给这位老太太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

不到5分钟,这位问路的外地人打了一个电话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这位老太太惊呆了。

响起一声巨响,接着是火光冲天,浓烟滚滚,伴随着爆炸声,受伤的小商贩们的哭喊声,乱作一团。经历过不少世面的老太太发现这个外地人没有像当地人一样看热闹,而是钻进不远处一辆警车内快速离开了,当时老太太也纳闷,警车不救人,怎么开走了?不过,细心的老太太记下了这个车号,这为破案埋下了伏笔。

躲在警车里的陈志,接到陈常兵发现目标的电话后,就拿出手机形状的遥控器,装作打电话的模样,引爆了炸药,制造了震惊全国的济南79爆炸案。听到爆炸声后,我看了一下墙上的表,是下午5点27分,三分钟后又发生了一次爆炸。爆炸现场附近的建民门诊部的郭大夫对记者说:5分钟后,就有受伤者前来就医,我们简单处理后,建议患者去齐鲁医院做手术。

在查清死者的身份后,办案人员确定了两个侦查方向,一是仇杀,二是情杀。柳海平的前夫首先被确定为怀疑对象,但在其家中专家并未发现炸药的痕迹,经单位领导确认,其前夫也没有作案时间。在他同意的情况下,经测谎,也排除了他作案的可能。另外死者亲属反映,此案可能与济南市人大主任段义和有关,但没有直接证据。

7月10日中午,现场走访群众的办案人员反映,有人看见爆炸发生后,一个可疑的人钻进一辆警车后迅速离开现场。10日晚,办案人员对陈志所使用的警车进行了微量物证检验,以便与爆炸现场残留的微量物证进行比对。经检验,陈志有重大嫌疑,必须立即传唤。

但做贼心虚的陈志,7月11日一上班听说公安部门对警车进行了检验,就请假走了,打电话也关机。此时办案人员将陈志作案后砸毁并丢弃在垃圾桶里的遥控器和手机找到,经过检验和复原,更确定了陈志作案的可能。办案组决定抓捕陈志。而陈志这时已经到青岛,购买了7月12日飞往香港的机票。11日当晚,侦查人员将陈志从青岛抓捕归案,从爆炸案发到主嫌落网,只用了48小时。

另一路办案人员从死者的家中发现了一张死者与一个男人很亲密的照片,有人认出,照片上的男人是段***(段义和曾担任济南市委副***多年)。另外,死者手机内信息显示,死者与段义和有过长时间的电话和短信联系,但仅凭这些还不能认定段义和有作案嫌疑。

7月12日上午,正当段义和主持召开济南市小清河治理工作现场会时,在强有力的证据面前,陈志供出了爆炸案的背后主谋是段义和,帮凶是陈常兵,目的是杀人灭口。

办案人员又经过一定的外围调查,确定段义和就是爆炸案的主谋,是指使者。7月13日(周五)下午,段在其办公室内被有关部门带走。7月16日(周一),山东省委对外宣布,段义和被双开,同时依法罢免了段义和的全国、省、市三级人大代表资格,并因涉嫌爆炸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段义和被带走后仅两小时,便书面承认自己涉嫌爆炸罪。另外,段义和在坦白了爆炸杀人后,还主动交代了有关部门并没有掌握的受贿犯罪,并把向他行贿的人员列出了一个详细名单。根据段义和的交代,山东省检察院反贪局很快就查清了他的受贿犯罪事实,其中涉及三名在职的厅级官员多次向段义和行贿。

8月6日上午8:30,淄博市中级法院在张店区法院第二审判庭公开审理了段义和、陈志、陈常兵爆炸杀人案,并作出了如本文开头所述的判决。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段义和、陈志、陈常兵均表示不服,当庭提出上诉。

在段义和的老家,今年76岁的段方贵听说段义和出事的消息后,嘴里蹦出四个字:贪污,女人。

这是一位对段义和有恩的老人。我在李营村当了40年党支部***,段义和上学的时候很苦,他父亲有病,家里孩子又多(兄妹5人)。到齐河上高中时,没有钱吃饭,每次回家,我都给他一大包地瓜干让他背到学校当饭吃;到西安上大学的时候,背一床破被子和一包地瓜干就上路了。

按照段姓辈分,段义和管段方贵叫爷爷。每次爷孙俩见面的时候,爷爷总要叮咛孙子两句话:不能贪污,不要有作风问题。最后一次见他是去年春节,他对我说,有白头发了,我再次嘱咐他,要正儿八经干工作,争取一个好晚年。说到这儿,这位淳朴的老人流泪了。

献给段***:祸国殃民的狗官, 无恶不做的流氓, 贪得无厌的畜生, 死有余辜的恶棍。 提拔段义和的人,瞎了你的狗眼!

这个妖妇不是很么好玩艺!摊财把命都搭上了 据说她的姐妹也是段给安排的工作,这样鱼死网破的结果我估计她在九泉之下 后悔死了


陈志就让陈常兵驾车绕道来到柳海平回家必经的建设路附近等候,他们把车停在济南市工商局院墙边上,陈志坐在车上没下来,让陈常兵下车查看,看到柳的车过来就打电话告诉他。

从建设路拐弯到如意苑小区,有不到500米的路程,路两旁有卖水果的小商贩,有修鞋的、配钥匙的、卖报纸的,还有在大树底下打扑克、下象棋的,陈常兵下车后看见一个老太太坐在树下乘凉,就问,前面是如意苑小区吗?陈常兵十分慌张的神情,加上外地口音,给这位老太太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

不到5分钟,这位问路的外地人打了一个电话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这位老太太惊呆了。

响起一声巨响,接着是火光冲天,浓烟滚滚,伴随着爆炸声,受伤的小商贩们的哭喊声,乱作一团。经历过不少世面的老太太发现这个外地人没有像当地人一样看热闹,而是钻进不远处一辆警车内快速离开了,当时老太太也纳闷,警车不救人,怎么开走了?不过,细心的老太太记下了这个车号,这为破案埋下了伏笔。

躲在警车里的陈志,接到陈常兵发现目标的电话后,就拿出手机形状的遥控器,装作打电话的模样,引爆了炸药,制造了震惊全国的济南79爆炸案。听到爆炸声后,我看了一下墙上的表,是下午5点27分,三分钟后又发生了一次爆炸。爆炸现场附近的建民门诊部的郭大夫对记者说:5分钟后,就有受伤者前来就医,我们简单处理后,建议患者去齐鲁医院做手术。

在查清死者的身份后,办案人员确定了两个侦查方向,一是仇杀,二是情杀。柳海平的前夫首先被确定为怀疑对象,但在其家中专家并未发现炸药的痕迹,经单位领导确认,其前夫也没有作案时间。在他同意的情况下,经测谎,也排除了他作案的可能。另外死者亲属反映,此案可能与济南市人大主任段义和有关,但没有直接证据。

7月10日中午,现场走访群众的办案人员反映,有人看见爆炸发生后,一个可疑的人钻进一辆警车后迅速离开现场。10日晚,办案人员对陈志所使用的警车进行了微量物证检验,以便与爆炸现场残留的微量物证进行比对。经检验,陈志有重大嫌疑,必须立即传唤。

但做贼心虚的陈志,7月11日一上班听说公安部门对警车进行了检验,就请假走了,打电话也关机。此时办案人员将陈志作案后砸毁并丢弃在垃圾桶里的遥控器和手机找到,经过检验和复原,更确定了陈志作案的可能。办案组决定抓捕陈志。而陈志这时已经到青岛,购买了7月12日飞往香港的机票。11日当晚,侦查人员将陈志从青岛抓捕归案,从爆炸案发到主嫌落网,只用了48小时。

另一路办案人员从死者的家中发现了一张死者与一个男人很亲密的照片,有人认出,照片上的男人是段***(段义和曾担任济南市委副***多年)。另外,死者手机内信息显示,死者与段义和有过长时间的电话和短信联系,但仅凭这些还不能认定段义和有作案嫌疑。

7月12日上午,正当段义和主持召开济南市小清河治理工作现场会时,在强有力的证据面前,陈志供出了爆炸案的背后主谋是段义和,帮凶是陈常兵,目的是杀人灭口。

办案人员又经过一定的外围调查,确定段义和就是爆炸案的主谋,是指使者。7月13日(周五)下午,段在其办公室内被有关部门带走。7月16日(周一),山东省委对外宣布,段义和被双开,同时依法罢免了段义和的全国、省、市三级人大代表资格,并因涉嫌爆炸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段义和被带走后仅两小时,便书面承认自己涉嫌爆炸罪。另外,段义和在坦白了爆炸杀人后,还主动交代了有关部门并没有掌握的受贿犯罪,并把向他行贿的人员列出了一个详细名单。根据段义和的交代,山东省检察院反贪局很快就查清了他的受贿犯罪事实,其中涉及三名在职的厅级官员多次向段义和行贿。

8月6日上午8:30,淄博市中级法院在张店区法院第二审判庭公开审理了段义和、陈志、陈常兵爆炸杀人案,并作出了如本文开头所述的判决。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段义和、陈志、陈常兵均表示不服,当庭提出上诉。

在段义和的老家,今年76岁的段方贵听说段义和出事的消息后,嘴里蹦出四个字:贪污,女人。

这是一位对段义和有恩的老人。我在李营村当了40年党支部***,段义和上学的时候很苦,他父亲有病,家里孩子又多(兄妹5人)。到齐河上高中时,没有钱吃饭,每次回家,我都给他一大包地瓜干让他背到学校当饭吃;到西安上大学的时候,背一床破被子和一包地瓜干就上路了。

按照段姓辈分,段义和管段方贵叫爷爷。每次爷孙俩见面的时候,爷爷总要叮咛孙子两句话:不能贪污,不要有作风问题。最后一次见他是去年春节,他对我说,有白头发了,我再次嘱咐他,要正儿八经干工作,争取一个好晚年。说到这儿,这位淳朴的老人流泪了。

献给段***:祸国殃民的狗官, 无恶不做的流氓, 贪得无厌的畜生, 死有余辜的恶棍。 提拔段义和的人,瞎了你的狗眼!

这个妖妇不是很么好玩艺!摊财把命都搭上了 据说她的姐妹也是段给安排的工作,这样鱼死网破的结果我估计她在九泉之下 后悔死了


还有比郑筱萸赴死速度更快的。因雇凶制造爆炸,致其情妇柳海平死亡,济南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段义和于2007年8月9日一审获死刑。自2007年7月9日下午爆炸案发生,到7月16日宣布"双开"并移送司法,再到一审宣判,这名副省级高官在短短一个月内即走完了整个过程,并于9月5日被执行死刑,动作之迅速,颇为罕见。

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周光权等专家认为,官员雇凶杀人,因其恶劣影响和教唆作用,比普通老百姓犯罪造成的危害更大。"对段义和的迅速审判,有助于打击官员中的邪气。"周光权说。

今年3月,最高检副检察长邱学强答记者问时透露,2012年检察机关依法立案查办了薄熙来、刘志军、黄胜、田学仁、王立军等涉嫌犯罪案件。据《廉政瞭望》记者统计,上述五案中,除王立军案在2012年9月尘埃落定外,其余4人落马已有从约11个月(薄熙来)到两年零1个多月(刘志军)不等的时间,所涉案件尚未开庭审理。


为了堵住柳海平的口,段义和在济南市中区如意苑小区内买了一套130平方米的精装修房子送给柳海平,说:“离婚的难度太大了,你要给我足够的时间。”此外,他还拿出10万元“安家费”交到她的手里。果然不出所料,柳海平再也没有逼他离婚。

2005年11月初,段义和从柳海平处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她与杜鸣春的离婚大战结束后,杜鸣春急火攻心之下,患上了直肠癌,并且到了晚期。就在这个非常时期,柳海平再次向段义和提出要其离婚的话题,称这是老天的安排。他怒气冲冲地说:“你这不是逼我摘掉头上的乌纱帽吗?”她说:“我不管,哪怕你现在变成了平民百姓,我也要嫁给你!”听到这里,他当即拂袖而去……

此后半个月,段义和不愿同柳海平见面,也不愿接她的电话、回她的短信。他要以“冷处理”的方式打压她的傲气。一天下午下班后,柳海平将段义和堵在济南市人大办公楼的门前,问他为什么不理自己。他担心让部下看见,赶紧招呼她上车。在车上,她怀疑他有了新欢、忘了旧爱,段义和赌咒发誓说“没有”。两人为此闹得不欢而散。

2006年春节后,段义和考虑再三,决定同柳海平断绝一切来往。她哭着说:“没那么容易!我为你把婚离了,前夫患上了绝症……”他打断她的话:“别提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除了婚姻,别的都好说。”最后,她向他索要100万的补偿金。

段义和认为自己没有亏待她,给了她位子、房子和票子,总价值远远超过了100万。柳海平说:“过去的不算。你要同我分手,就得付出代价!”这100万的补偿金,成为两人矛盾的焦点。段义和称自己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恳求柳海平放自己一马,可她坚决不答应,始终咬定:“你要么娶我,要么拿出100万来!”

正当段义和为此而头疼之际,柳海平开始给他频频施压了。那天晚上,柳海平直接闯进他的办公室,拿出一份报纸,要他看一看上面的《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称:“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要求,我就去***举报你包养情妇!你等着撤职或开除处分吧。”

段义和慌了,劝她有话好好说。柳海平说:“我要你给我明确的答复。你应该知道,处分条例将于6月1日起实施,我限定你在6月30日前解决我们之间的遗留问题。”他稍作思考,答应了她的要求。2007年3月底,段义和找到自己的侄女婿陈志,开口请求他帮个忙。陈志好奇地问道:“伯父,您有什么事情就尽管开口吧,哪怕要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会说一个‘不’字!”可段义和欲言又止,表情凝重而复杂。

今年27岁的陈志毕业于山东省警官学校。2002年,他在段义和的帮助下,很顺利地分配到济南市公安局,从普通民警升至治安支队三大队副大队长。为此,他打心眼感激这个叔丈人,总想找机会为段义和“效劳”,然而,段义和一直没给他以“机会”。

段义和在屋里踱了一会儿方步后,一屁股坐在真皮沙发上,先是双手抱住头,接着猛地一拍茶几,咬牙切齿地说:“柳海平,你同我玩卑鄙,我比你更卑鄙!”随后,他告诉陈志,这些年来自己认为柳海平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就与她走得很近,没想到她掌握了自己的不少官场秘密后,却要向***举报,欲置自己于死地。

陈志提出:“花钱收买她不行吗?”段义和长叹一声,说:“她的胃口很大,开价100万,我哪能拿出这么多钱?”说到这里,他稍作停顿,然后提出:“既然她搞得我坐卧不宁,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她!”

陈志建议找两个哥们将柳海平绑架到外地,然后撕票,段义和认为不妥:“同她拼个鱼死网破有什么意义呢?我们既要做掉她,又不能暴露出自己。”

陈志问:“她会开车吗?”段义和说:“不会。不过,她早就想学车了。”陈志说:“太好了,那就让成为马路杀手吧。”段义和问:“你是说制造一起惨烈车祸?”

陈志提出让柳海平学开车,然后在她的车内安置定时炸弹,引爆车内油箱,用车祸来掩盖住人为爆炸现象。

段义和问:“成功率有多高?”陈志告诉他:“应该是百分之百。”随后,两人商讨了相关作案细节。

为了让柳海平放松警惕,段义和差不多每周都要约她见两三次面,表示自己不会食言,一定会在今年底、明年初让她穿上婚纱,做自己的美丽新娘。柳海平哪里知道这是一个“圈套”。

在“谈婚论嫁”阶段,段义和给柳海平买了一辆本田飞度轿车,作为代步工具。随后,他委托侄女婿陈志给她的香车办了一个鲁AJ****的警用车牌,并安排她去驾校学习。

5月中旬,段义和得知柳海平拿到了驾照,就打电话向她表示祝贺,并再三叮嘱她在磨合期内,一定要放慢速度。她笑着说:“老公,请放心!我虽然是个新手,但车技还不错。”

与柳海平通完电话后,段义和打电话给陈志,要他尽快下手,以免夜长梦多。陈志称自己正委托朋友搞炸药,一旦拿到炸药,立即行动。段义和叮嘱他:“炸药的用量要多一些,确保汽油箱爆炸,当场致人死命……”

此后,段义和每天都要数次打电话给陈志,询问那件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困难。陈志总是打包票,说这是小菜一碟,要他等着自己的好消息。

5月8日中午,段义和打电话给陈志,得知他刚搞到1公斤炸药及带有遥控设施的爆炸装置,遂要他赶紧动手。随后,两人见面商讨具体的实施步骤,陈志对原先的方案作了修改,即利用夏季高温造成两车相撞爆炸的假象。段义和认为这是“高招”。

车送至专卖店作保养,她答应了。待车子检测、保养结束后,陈志在返程途中停下来,从随身的包里取出炸药及遥控装置,安放并固定在车子的底盘上。随后,他将车子交还给柳海平,告诉她:“一切正常,你尽管放心驾驶吧。”

从陈志处得知这些情况后,段义和假惺惺地打电话给柳海平,称自己晚上没别的安排,想与她在一起。她说了声“好”,并表示要让他尝一尝自己的厨艺。

柳海平哪里知道自己的香车就是一座死亡陷阱。在段义和与陈志的共同策划下,死神开始降临到柳海平的头上了。

5月9日下午5时许,身穿便装的陈志根据事先的精心设计,提前来到济南市国土资源局门前,拦下一辆出租车,跟在柳海平的车子后面。

半个小时后,当柳海平的车子行至建国路中段的招商银行附近,准备右拐弯时,与一辆同向行驶的白色桑塔纳出租车交会。说时迟,那时快,陈志将手伸出自己的挎包里,猛地按动遥控器,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很快,爆炸现场出现了拥堵现象。陈志下车后,不敢久留,当即溜之大吉。

当天下午5点40分前后,段义和在办公室里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后,想着何时去柳海平那里合适些。就在这时,他接到陈志打来的电话:“不好了……人都炸飞了……只剩下半截身子……”

“天啊——”段义和倒吸了一口凉气,以颤抖的声音问道:“你这是怎么搞的?”陈志解释说:“我没想到炸药的威力这么大,不仅引爆了油箱,还把人炸飞了。”

愣了片刻,段义和要陈志保持冷静,后面的事情由他来办。当天晚上,各方信息反馈到段义和这里,汇总起来如同一部恐怖电影。

爆炸现场,警车及消防呼啸而至,数名交警拉起了警戒线,对建设路实行交通管制;消防队员拿出灭火器,迅速扑灭着火的车辆。

大约1刻钟后,济南市公安局主要负责人赶至现场指挥事故处理工作,受伤的的哥被民警送至附近医院检查、治疗。整个爆炸现场惨不忍睹,到处都是散落的坐椅、坐垫、汽车零件和部分人体组织,发生爆炸的警车已烧成一堆废铁,那辆出租车烧得只剩下车架了……

段义和原本想通过方方面面的关系,将闹市警车爆炸案“控制”住,尽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后来,他想到这样做反而更容易暴露自己,只能听之任之了。当天夜里,他约陈志见面后,与他订立了攻守同盟。然而,事情的发展并不以段义和的意志为转移!

济南警方经严密侦查,认定这是一起蓄意谋杀案!从现场死者尸体飞到30米开外,并保持上身相对完整、没有烧灼痕迹,结合桑塔纳出租车后备箱完整等情况分析,可以排除油箱及煤气罐爆炸的可能,这应该是炸药爆炸的结果。办案民警从爆炸残余物中检出烈性炸药成分。

鉴于案情重大、作案手段极其残忍,当天晚上,公安部接到济南警方的紧急汇报后,迅速成立专案组,并派出刑侦技术人员连夜飞抵济南,全面展开侦破工作。很快,死者的身份得到了确认。

公安部专案组提出了两大疑点:普通公务员怎么开起了挂有警用车牌的本田飞度私家车?这辆车子跟济南市公安局有什么关系?是谁以如此残忍的方式夺去她年轻的生命?

济南警方开始围绕本田飞度私家车的来历及死者柳海平的社会关系展开了调查,很快将济南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三大队副队长陈志列为重点怀疑对象。

7月13日上午10时许,公安部专案组在掌握大量证据后,将段义和带至北京作进一步的审查。段义和交代了自己指使陈志炸死逼婚情人柳海平的前前后后。他带着深深的悔意说:“我不该为了保全自己的家庭,采取如此极端而残忍的行动……”

7月15日上午,中共山东省委作出决定,开除段义和的党籍和公职。次日上午,山东省第十届人大常委会举行第28次会议,通过无记名投票,决定罢免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的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


为了堵住柳海平的口,段义和在济南市中区如意苑小区内买了一套130平方米的精装修房子送给柳海平,说:“离婚的难度太大了,你要给我足够的时间。”此外,他还拿出10万元“安家费”交到她的手里。果然不出所料,柳海平再也没有逼他离婚。

2005年11月初,段义和从柳海平处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她与杜鸣春的离婚大战结束后,杜鸣春急火攻心之下,患上了直肠癌,并且到了晚期。就在这个非常时期,柳海平再次向段义和提出要其离婚的话题,称这是老天的安排。他怒气冲冲地说:“你这不是逼我摘掉头上的乌纱帽吗?”她说:“我不管,哪怕你现在变成了平民百姓,我也要嫁给你!”听到这里,他当即拂袖而去……

此后半个月,段义和不愿同柳海平见面,也不愿接她的电话、回她的短信。他要以“冷处理”的方式打压她的傲气。一天下午下班后,柳海平将段义和堵在济南市人大办公楼的门前,问他为什么不理自己。他担心让部下看见,赶紧招呼她上车。在车上,她怀疑他有了新欢、忘了旧爱,段义和赌咒发誓说“没有”。两人为此闹得不欢而散。

2006年春节后,段义和考虑再三,决定同柳海平断绝一切来往。她哭着说:“没那么容易!我为你把婚离了,前夫患上了绝症……”他打断她的话:“别提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除了婚姻,别的都好说。”最后,她向他索要100万的补偿金。

段义和认为自己没有亏待她,给了她位子、房子和票子,总价值远远超过了100万。柳海平说:“过去的不算。你要同我分手,就得付出代价!”这100万的补偿金,成为两人矛盾的焦点。段义和称自己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恳求柳海平放自己一马,可她坚决不答应,始终咬定:“你要么娶我,要么拿出100万来!”

正当段义和为此而头疼之际,柳海平开始给他频频施压了。那天晚上,柳海平直接闯进他的办公室,拿出一份报纸,要他看一看上面的《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称:“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要求,我就去***举报你包养情妇!你等着撤职或开除处分吧。”

段义和慌了,劝她有话好好说。柳海平说:“我要你给我明确的答复。你应该知道,处分条例将于6月1日起实施,我限定你在6月30日前解决我们之间的遗留问题。”他稍作思考,答应了她的要求。2007年3月底,段义和找到自己的侄女婿陈志,开口请求他帮个忙。陈志好奇地问道:“伯父,您有什么事情就尽管开口吧,哪怕要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会说一个‘不’字!”可段义和欲言又止,表情凝重而复杂。

今年27岁的陈志毕业于山东省警官学校。2002年,他在段义和的帮助下,很顺利地分配到济南市公安局,从普通民警升至治安支队三大队副大队长。为此,他打心眼感激这个叔丈人,总想找机会为段义和“效劳”,然而,段义和一直没给他以“机会”。

段义和在屋里踱了一会儿方步后,一屁股坐在真皮沙发上,先是双手抱住头,接着猛地一拍茶几,咬牙切齿地说:“柳海平,你同我玩卑鄙,我比你更卑鄙!”随后,他告诉陈志,这些年来自己认为柳海平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就与她走得很近,没想到她掌握了自己的不少官场秘密后,却要向***举报,欲置自己于死地。

陈志提出:“花钱收买她不行吗?”段义和长叹一声,说:“她的胃口很大,开价100万,我哪能拿出这么多钱?”说到这里,他稍作停顿,然后提出:“既然她搞得我坐卧不宁,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她!”

陈志建议找两个哥们将柳海平绑架到外地,然后撕票,段义和认为不妥:“同她拼个鱼死网破有什么意义呢?我们既要做掉她,又不能暴露出自己。”

陈志问:“她会开车吗?”段义和说:“不会。不过,她早就想学车了。”陈志说:“太好了,那就让成为马路杀手吧。”段义和问:“你是说制造一起惨烈车祸?”

陈志提出让柳海平学开车,然后在她的车内安置定时炸弹,引爆车内油箱,用车祸来掩盖住人为爆炸现象。

段义和问:“成功率有多高?”陈志告诉他:“应该是百分之百。”随后,两人商讨了相关作案细节。

为了让柳海平放松警惕,段义和差不多每周都要约她见两三次面,表示自己不会食言,一定会在今年底、明年初让她穿上婚纱,做自己的美丽新娘。柳海平哪里知道这是一个“圈套”。

在“谈婚论嫁”阶段,段义和给柳海平买了一辆本田飞度轿车,作为代步工具。随后,他委托侄女婿陈志给她的香车办了一个鲁AJ****的警用车牌,并安排她去驾校学习。

5月中旬,段义和得知柳海平拿到了驾照,就打电话向她表示祝贺,并再三叮嘱她在磨合期内,一定要放慢速度。她笑着说:“老公,请放心!我虽然是个新手,但车技还不错。”

与柳海平通完电话后,段义和打电话给陈志,要他尽快下手,以免夜长梦多。陈志称自己正委托朋友搞炸药,一旦拿到炸药,立即行动。段义和叮嘱他:“炸药的用量要多一些,确保汽油箱爆炸,当场致人死命……”

此后,段义和每天都要数次打电话给陈志,询问那件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困难。陈志总是打包票,说这是小菜一碟,要他等着自己的好消息。

5月8日中午,段义和打电话给陈志,得知他刚搞到1公斤炸药及带有遥控设施的爆炸装置,遂要他赶紧动手。随后,两人见面商讨具体的实施步骤,陈志对原先的方案作了修改,即利用夏季高温造成两车相撞爆炸的假象。段义和认为这是“高招”。

车送至专卖店作保养,她答应了。待车子检测、保养结束后,陈志在返程途中停下来,从随身的包里取出炸药及遥控装置,安放并固定在车子的底盘上。随后,他将车子交还给柳海平,告诉她:“一切正常,你尽管放心驾驶吧。”

从陈志处得知这些情况后,段义和假惺惺地打电话给柳海平,称自己晚上没别的安排,想与她在一起。她说了声“好”,并表示要让他尝一尝自己的厨艺。

柳海平哪里知道自己的香车就是一座死亡陷阱。在段义和与陈志的共同策划下,死神开始降临到柳海平的头上了。

5月9日下午5时许,身穿便装的陈志根据事先的精心设计,提前来到济南市国土资源局门前,拦下一辆出租车,跟在柳海平的车子后面。

半个小时后,当柳海平的车子行至建国路中段的招商银行附近,准备右拐弯时,与一辆同向行驶的白色桑塔纳出租车交会。说时迟,那时快,陈志将手伸出自己的挎包里,猛地按动遥控器,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很快,爆炸现场出现了拥堵现象。陈志下车后,不敢久留,当即溜之大吉。

当天下午5点40分前后,段义和在办公室里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后,想着何时去柳海平那里合适些。就在这时,他接到陈志打来的电话:“不好了……人都炸飞了……只剩下半截身子……”

“天啊——”段义和倒吸了一口凉气,以颤抖的声音问道:“你这是怎么搞的?”陈志解释说:“我没想到炸药的威力这么大,不仅引爆了油箱,还把人炸飞了。”

愣了片刻,段义和要陈志保持冷静,后面的事情由他来办。当天晚上,各方信息反馈到段义和这里,汇总起来如同一部恐怖电影。

爆炸现场,警车及消防呼啸而至,数名交警拉起了警戒线,对建设路实行交通管制;消防队员拿出灭火器,迅速扑灭着火的车辆。

大约1刻钟后,济南市公安局主要负责人赶至现场指挥事故处理工作,受伤的的哥被民警送至附近医院检查、治疗。整个爆炸现场惨不忍睹,到处都是散落的坐椅、坐垫、汽车零件和部分人体组织,发生爆炸的警车已烧成一堆废铁,那辆出租车烧得只剩下车架了……

段义和原本想通过方方面面的关系,将闹市警车爆炸案“控制”住,尽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后来,他想到这样做反而更容易暴露自己,只能听之任之了。当天夜里,他约陈志见面后,与他订立了攻守同盟。然而,事情的发展并不以段义和的意志为转移!

济南警方经严密侦查,认定这是一起蓄意谋杀案!从现场死者尸体飞到30米开外,并保持上身相对完整、没有烧灼痕迹,结合桑塔纳出租车后备箱完整等情况分析,可以排除油箱及煤气罐爆炸的可能,这应该是炸药爆炸的结果。办案民警从爆炸残余物中检出烈性炸药成分。

鉴于案情重大、作案手段极其残忍,当天晚上,公安部接到济南警方的紧急汇报后,迅速成立专案组,并派出刑侦技术人员连夜飞抵济南,全面展开侦破工作。很快,死者的身份得到了确认。

公安部专案组提出了两大疑点:普通公务员怎么开起了挂有警用车牌的本田飞度私家车?这辆车子跟济南市公安局有什么关系?是谁以如此残忍的方式夺去她年轻的生命?

济南警方开始围绕本田飞度私家车的来历及死者柳海平的社会关系展开了调查,很快将济南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三大队副队长陈志列为重点怀疑对象。

7月11日晚,陈志交代了爆炸案背后的真凶。

7月13日上午10时许,公安部专案组在掌握大量证据后,将段义和带至北京作进一步的审查。段义和交代了自己指使陈志炸死逼婚情人柳海平的前前后后。他带着深深的悔意说:“我不该为了保全自己的家庭,采取如此极端而残忍的行动……”

7月15日上午,中共山东省委作出决定,开除段义和的党籍和公职。次日上午,山东省第十届人大常委会举行第28次会议,通过无记名投票,决定罢免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的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


二零零七年七月九日下午五时三十分,济南市建设路上,一辆本田轿车在一声巨响后突然爆炸起火。车上一年轻女子被炸为两截,下半身不知所终,上半身飞出二十余米,落地后侧卧于道旁。女子胸部以下内脏暴露,场面异常骇异。

该车猛烈燃烧,并殃及右边一辆出租车起火。浓烟足有三十米高。最早处于现场的一些市民在低头清理身上血迹,另有一些市民开始扶胸呕吐。他们围观于现场十多米开外的地方,议论纷纷,更有人拿出相机摄下现场照片。爆炸车辆几成废铁,残余尾部尚可看出牌照为鲁AJ,是济南公安局的特种牌照。警方在五分钟后赶到现场,拉出净空。

尸体碎块分布于现场各处,一些附近居民窗户之上尚有尸体碎片。警方在摘下该车牌照之后,开始清理现场,拼合尸体并提取爆炸残留物。由于该车的爆炸威力远超一般的汽车油箱爆炸,现场的居民都觉得像是恐怖袭击。随后,刑警赶到现场。十八时,关于爆炸的手机简讯就开始在济南市流传。十八时半,山东省公安厅的官员亦到现场。

根据车辆牌照,警方确定死者为济南市国土局公务员柳海平,其住址如意苑小区即在邻近。警方破门而入,却意外发现死者生前的若干照片。其中有与一男子的亲蜜合影。该男子竟是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当晚十时,中国网站即出现爆炸案的现场照片,惨不忍睹。与此同时,公安部专案组已经到达济南,他们在当日下午接获山东省公安厅的汇报,当即派员赴济。

警方很快排除死者丈夫作案的可能。经排查,段义和的侄女婿、济南市公安局治安三队副队长陈志有作案嫌疑,并于七月十一日夜在青岛将其抓获。陈供称其受段义和指使而杀柳。他事先将两公斤TNT炸药及三个雷管置于柳海平汽车座位之下,并在案发时间按下遥控器。警方随即在七月十三日上午,在市人大的办公室以涉嫌该宗爆炸案而拘捕了段义和。

七月十六日,山东官方媒体报道,段义和因涉嫌该宗爆炸案及包养情妇等违纪问题而被“双开”。而从案发至官方媒体发出报道,此间的一周时间内,山东及济南媒体对此案一概噤声。据悉,在事发后,媒体均收到相关部门的禁令,更多的讨论只出现在网上。死者柳海平正是段义和的情妇。据新华社的英文报道,段义和在审讯中称,他原不想置柳于死地,只是想通过制造一起交通事故,“使她失去思考能力”,是陈志的失手,导致爆炸如此惨烈。


二零零七年七月九日下午五时三十分,济南市建设路上,一辆本田轿车在一声巨响后突然爆炸起火。车上一年轻女子被炸为两截,下半身不知所终,上半身飞出二十余米,落地后侧卧于道旁。女子胸部以下内脏暴露,场面异常骇异。

该车猛烈燃烧,并殃及右边一辆出租车起火。浓烟足有三十米高。最早处于现场的一些市民在低头清理身上血迹,另有一些市民开始扶胸呕吐。他们围观于现场十多米开外的地方,议论纷纷,更有人拿出相机摄下现场照片。爆炸车辆几成废铁,残余尾部尚可看出牌照为鲁AJ,是济南公安局的特种牌照。警方在五分钟后赶到现场,拉出净空。

尸体碎块分布于现场各处,一些附近居民窗户之上尚有尸体碎片。警方在摘下该车牌照之后,开始清理现场,拼合尸体并提取爆炸残留物。由于该车的爆炸威力远超一般的汽车油箱爆炸,现场的居民都觉得像是恐怖袭击。随后,刑警赶到现场。十八时,关于爆炸的手机简讯就开始在济南市流传。十八时半,山东省公安厅的官员亦到现场。

根据车辆牌照,警方确定死者为济南市国土局公务员柳海平,其住址如意苑小区即在邻近。警方破门而入,却意外发现死者生前的若干照片。其中有与一男子的亲蜜合影。该男子竟是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当晚十时,中国网站即出现爆炸案的现场照片,惨不忍睹。与此同时,公安部专案组已经到达济南,他们在当日下午接获山东省公安厅的汇报,当即派员赴济。

警方很快排除死者丈夫作案的可能。经排查,段义和的侄女婿、济南市公安局治安三队副队长陈志有作案嫌疑,并于七月十一日夜在青岛将其抓获。陈供称其受段义和指使而杀柳。他事先将两公斤TNT炸药及三个雷管置于柳海平汽车座位之下,并在案发时间按下遥控器。警方随即在七月十三日上午,在市人大的办公室以涉嫌该宗爆炸案而拘捕了段义和。

七月十六日,山东官方媒体报道,段义和因涉嫌该宗爆炸案及包养情妇等违纪问题而被“双开”。而从案发至官方媒体发出报道,此间的一周时间内,山东及济南媒体对此案一概噤声。据悉,在事发后,媒体均收到相关部门的禁令,更多的讨论只出现在网上。死者柳海平正是段义和的情妇。据新华社的英文报道,段义和在审讯中称,他原不想置柳于死地,只是想通过制造一起交通事故,“使她失去思考能力”,是陈志的失手,导致爆炸如此惨烈。


二零零七年七月九日下午五时三十分,济南市建设路上,一辆本田轿车在一声巨响后突然爆炸起火。车上一年轻女子被炸为两截,下半身不知所终,上半身飞出二十余米,落地后侧卧于道旁。女子胸部以下内脏暴露,场面异常骇异。

该车猛烈燃烧,并殃及右边一辆出租车起火。浓烟足有三十米高。最早处于现场的一些市民在低头清理身上血迹,另有一些市民开始扶胸呕吐。他们围观于现场十多米开外的地方,议论纷纷,更有人拿出相机摄下现场照片。爆炸车辆几成废铁,残余尾部尚可看出牌照为鲁AJ,是济南公安局的特种牌照。警方在五分钟后赶到现场,拉出净空。

尸体碎块分布于现场各处,一些附近居民窗户之上尚有尸体碎片。警方在摘下该车牌照之后,开始清理现场,拼合尸体并提取爆炸残留物。由于该车的爆炸威力远超一般的汽车油箱爆炸,现场的居民都觉得像是恐怖袭击。随后,刑警赶到现场。十八时,关于爆炸的手机简讯就开始在济南市流传。十八时半,山东省公安厅的官员亦到现场。

根据车辆牌照,警方确定死者为济南市国土局公务员柳海平,其住址如意苑小区即在邻近。警方破门而入,却意外发现死者生前的若干照片。其中有与一男子的亲蜜合影。该男子竟是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当晚十时,中国网站即出现爆炸案的现场照片,惨不忍睹。与此同时,公安部专案组已经到达济南,他们在当日下午接获山东省公安厅的汇报,当即派员赴济。

警方很快排除死者丈夫作案的可能。经排查,段义和的侄女婿、济南市公安局治安三队副队长陈志有作案嫌疑,并于七月十一日夜在青岛将其抓获。陈供称其受段义和指使而杀柳。他事先将两公斤TNT炸药及三个雷管置于柳海平汽车座位之下,并在案发时间按下遥控器。警方随即在七月十三日上午,在市人大的办公室以涉嫌该宗爆炸案而拘捕了段义和。

七月十六日,山东官方媒体报道,段义和因涉嫌该宗爆炸案及包养情妇等违纪问题而被“双开”。而从案发至官方媒体发出报道,此间的一周时间内,山东及济南媒体对此案一概噤声。据悉,在事发后,媒体均收到相关部门的禁令,更多的讨论只出现在网上。

死者柳海平正是段义和的情妇。据新华社的英文报道,段义和在审讯中称,他原不想置柳于死地,只是想通过制造一起交通事故,“使她失去思考能力”,是陈志的失手,导致爆炸如此惨烈。

柳海平,女,1976年出生。初中学历。是山东省电子工业局(总公司)副局长(副总经理)、党组成员、党委书记段义和的情妇,因为这样的身份她顺利的当上了济南市国土局科长。两人之间的“关系”保持了13年之久。因为两人的不堪情史引发矛盾,2007年7月9日柳海平被情人段义和指使、安排人放炸药在自己的轿车里而被炸死。

对于突如其来的爆炸杀人,当地政界人士都显得极为谨慎,“这水太深了,趟不得,趟不得”。倒是市民们对此流传着五花八门的版本:有人说是柳海平以向中纪委举报来要挟段义和,有的说是段义和的政敌故意制造恶性事件,以向他栽赃。

对于这个被市民们戏称为“恐怖袭击”的爆炸案,当地政府部门在一次通报上给出的定性中包含了三个“最”——“建国58年来性质最恶劣、影响最坏、蓄意爆炸杀人涉嫌官员级别最高。”在市民们传言中,柳海平曾与省立医院的一位年轻医生结婚,生了个儿子,没过多久便离婚,此后一直独居。儿子随她母亲,居住在济南另一处房子中。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案发当晚,警方去柳海平家里搜查,并没有发现任何男士生活用品,甚至就连两本影集里也大都是她个人的艺术照和生活照,“只有几张和自己小儿子的合影,没有一个男人的影子”。

但在柳海平的手机里,警方发现了数个当地正局级以上官员的电话号码。这个被炸得“血肉模糊”的女人呈现在人们面前的身份开始变为“高官情妇”,而最先落网的“高官”,就是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从柳海平的传奇人生对当今官场可略见一斑。


7月9日下午5时30分,山东省济南市建设路发生一起汽车爆炸案,一人死亡、两人受伤。现场惨不忍睹。死者为一女性,叫柳海平,现年31岁,系济南市国土资源局干部。省级领导段义和情妇。[hidden][/hidden]1965.

08—1970.08西安交通大学无线电系自动控制专业学生1970.08—1974.07天津764厂三车间技术员、调试班班长1974.07—1976.07天津764厂党委组织科干事1976.

07—1978.03齐河县委组织部干事1978.03—1981.09山东省委组织部办公室、研究室干事1981.09—1984.03山东省委组织部二级巡视员1984.03—1986.07山东省委组织部青年干部处副处长1986.

07—1990.08山东省委组织部知识分子工作处处长1990.08—1993.09山东省电子工业局(总公司)副局长(副总经理)、党组成员1993.09—1997.12山东省电子工业局(总公司)党委书记、副局长(副总经理)(其间:1994.

02—1995.09挂职任聊城地委副书记)1997.12—1998.02济南市委副书记1998.02—1999.12济南市委副书记兼市委组织部部长1999.

12—2001.02济南市委副书记9月5日在济南被执行枪决,听说执行死刑的时候老泪纵横,后悔莫及。可惜悔之晚矣。 老梁就此事发表个人感慨如下:女人要自重,男人莫太花,玩火过了头,一起回“老家”。

一个端端正正的女人,完全可以找个合适的对象,组织个小家庭,生儿育女,相夫教子,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多好啊,这回倒好,年年轻轻的,被一个老头子霸占了13年之后竟然落到如此下场,真是太可怜啦,太可悲啦,你自己落下这个下场,尸肉横飞,两眼一闭是啥也不知道了,给家人和世人留下多少不良影响,你知道吗?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一炒作开了家里的亲属多丢人啊,出殡的时候你说是哭啊还是不哭啊,火化的时候人家是收你半费啊还是俺囫囵的收啊,太多的现实问题很棘手、很麻烦、很难处理很很······,你让自己家里的人以后咋出门见人啊!

导致这个女人灰飞烟灭的最大诱引是太贪,你自己一不是明星二不是大碗,人家已经给你买了4套房子外带两辆四小轿车啦,已经造人家80多万啦,也该知足啦,你以为你那个啥是金子做得的啊,即便是金子的,也值不了这个价钱啊,我顺便提示一下现在正在做人情妇的人,可要以此为戒啊,可千万别太贪了,油水老个差不多就的赶紧撤出来,别落到这个下场就悔之晚矣啦。

死者为大,老梁更多的是对死者的同情,也不便多说啥啦,死的真不值。 再说说段义和这个老家伙,你身为那个啥,又那个受过那么多年的啥教育,你咋能做这事啊?千不该万不该,你把人家给炸死啊,这个案件是被及时查出来了,如果这个案子破不了,说不定这老小子还在那里一本正经、人模狗样的做报告哪,听完这种败类的报告估计台下的人还不得做恶梦才怪哪,太可怕啦。

中国有句老话“纸里包不住火”,我看这个话是屁话,一点都不再理,一个大干部,和一个小服务员,勾三搭四10几年,难道就没人察觉?更可恨的是:“一个小服务员,一个文化程度只有初中水平的人,能在5年之内升为国家公务员,并且做到正科级的位置,这是谁给 “捣鼓”的?这样的人竟然能当组织部长!

谁提拔的啊?值得深思的问题太多太多,建议有关部门好好查一查,彻底搞清楚到底是咋回事,该处分的处分,该判刑的赶紧判判,清朝里的一个小因白菜案子还革职法办了上百名官员哪,以我看这个事件的影响比那个影响还要恶劣,不彻底查清楚,拔出萝卜带出泥,这个影响很难在人民心中彻底消除,必须得好好的刨刨根,问问底,再也不能敷衍了事啦,就说这些吧,说多了估计也是扯淡。


《中国***纪律处分条例》第150条规定: “重婚或者包养情妇(夫)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第151条规定:“利用职权、教养关系、从属关系或者其他相类似关系与他人发生性关系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

”《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第31条规定:国家公务员必须严格遵守纪律,不得有“违反社会公德,造成不良影响”的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3条规定:“禁止重婚。禁止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

”老段包二奶被揭发过两次,他老婆告过一次,柳海平告过一次。但有关领导跟他的两次谈话都是在亲切而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的,并且双方就共同关心的二奶问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交流……可以这样说,有关领导没有按章处分老段,对老段不痛不痒的帮助谈话也是导致段柳二人今日丧命的因素之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2345天气预报  

GMT+8, 2019-5-27 20:30 , Processed in 0.047492 second(s), 15 queries .

长春天气预报15天 !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